从2009年创立到今天,B站已走过整整6年,但它真正走进大众视野是在2014年。在此之前,媒体对B站和弹幕的报道几乎为零,但自2014年起,B站和它特有的弹幕文化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B站# 既不是视频也不是弹幕 它是一个圈子 热搜

  谁掌握话语权,谁就能定义主流

  各大主流视频网站开始上线弹幕评论功能;湖南卫视也在去年下半年尝试引入弹幕直播;不少电影新片上映的时候会专门做弹幕专场放映;在近来火热的移动互联创业大潮中,各类主打娱乐社交的APP如果不带个弹幕功能,都会让人觉得out;甚至在最近一些备受关注的科技产品发布会上,主办方在发布进行现场直播的视频网站名单时,B站也赫然在列。

  这是怎么了?在B站董事长陈睿看来,B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众产品。弹幕产生的文化背景是因为孤独,它来源于爱好的孤独感。就像人为什么要去看演唱会?因为到了演唱会你可以和大家一样名正言顺地“发疯”,而不可能自己在家里看视频直播也摇着荧光棒嗨到不行。兴趣上的共鸣是人的刚需,这也是弹幕的本质。B站最早能够吸引到一批忠实用户,就是因为它让小众人群产生了独一无二的感受。这本是一条小众之路,没想到走着走着,同行的人越来越多。

  这意味着B站已经告别了亚文化,进入主流文化了吗?陈睿的评判标准是,看这个文化的受众是否拥有社会话语权。“举个例子,上B站的人肯定比看歌剧和看话剧的人多得多,为什么大家不认为看歌剧、话剧是非主流,却认为B站是非主流?因为看歌剧、话剧的人都是这个社会的上流人士,话语权掌握在他们手上。然而,等到现在这批年轻人拥有社会话语权的时候,现在所谓的亚文化就会被重新审视。就像现在大家不会认为周杰伦是亚文化,但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周杰伦是典型的亚文化,唱歌词儿都吐不清楚。”

  眼下,B站可能仍被认为是“小孩搞的东西”,但未来呢?“未来世界终将是由年轻人主导的,需求也是由年轻人推动的,所有文化的发展都是从年轻人群向大众人群辐射、从经济和文化发达的地区向不发达的地区辐射。”陈睿说,“文化传播的典型路径就是这样,未来的主流文化会有很多,B站很可能是其中的一极。”

  一半是互联网,一半是文化

  6年时间,对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成立时间不算短了。但B站依然把自己看成一家创业公司。因为如果以一家经营文化的公司来定义自己的话,B站确实还年轻得很。陈睿打趣说,只有行业里的人才把B站看作是一家视频网站,其实它的核心竞争力是文化和圈子,更像一个年轻人的文化品牌和生活方式。

  若是纯互联网基因的公司,一般路径是通过各种推广去抢流量、铺人群、实现用户过亿。但B站奉行“少即是多”,“慢牛”更健康。首先,B站的用户积累都是依靠口碑传播;其次,B站对开放新用户注册一直很小心,有一段时间甚至关闭了新用户注册通道,只在特定节日才开放。即便今天已经完全放开,新用户也要首先回答一套难度颇高的“二次元”试卷,分数合格者才能成为正式用户。

  “无论是从情感上还是从理性的公司经营上,我们当然希望B站用户越来越多,但问题是,我们也希望用户都拥有一个很好的体验。当人数过多时,我们不确定还能不能达到这种体验,所以只能选择让一部分人特别满意。其实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因为B站是一个基于兴趣的社区,用户之所以聚在这里是因为周围的人和你有相同的兴趣和文化共鸣,假如这种共鸣消退了,那就不是B站了。”陈睿说。

  如今的B站已经从最早的动漫视频,扩展到音乐、舞蹈、游戏、科技、鬼畜(恶搞类视频)、电影等子频道。单看点击量,各个子频道之间的差异并不小,用户会更偏好某些类型的内容,但B站并不会刻意去引导用户关注这些热门内容,更不会有所谓的核心用户和非核心用户之分。

  “B站的创始团队,包括我曾经都是小众人群,如果我们还去划核心跟非核心用户,就跟创立B站的理念违背了。我们从来不会认为某一个人群更核心,某一个人群更不核心;某一个人群更深度,某一个人群更不深度。”

  在陈睿看来,B站随后扩展的新领域完全属于自发的“野蛮生长”,各个子频道都有一群up主愿意上传视频,同时又能对应找到一群喜好这类内容的用户,决定权都在用户。甚至连B站首页的频道排序都可以由用户自由调整。陈睿认为社群管理的方式大同小异,核心就两条:一是保证相对公平,二是让用户觉得自己有话语权。

  所以,在B站会出现一个很神奇的现象:用户和up主之间的关系异常亲近,这在近几年B站的线下聚会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一些知名up主一出场,场下一定响起雷鸣般的欢呼。对于用户而言,这些up主是真实存在的个人,用户认可他们花心思做出来的视频,整个互动就像交朋友一样。不需要天天见面,但几句话一说,就有知己的感觉。这就是B站不只是一个视频网站的原因,它更像一个圈子,虽然不大,但每一个参与者都玩得很嗨。

  唯一重要的事

  随着B站慢慢进入大众视线,它开始接受来自主流世界的审视。问题主要集中在:这样一家定位如此小众的网站到底有多大的商业价值?

  陈睿直言,从没想刻意把B站做成一个流行的大众产品,或者一个多么成功的商业案例。B站对商业化、盈利模式这类的措辞显得十分谨慎,但与此同时,也开始推出诸多新业务,陈睿把这些业务称之为“落地”,比如举办线下“二次元”人群聚会、进军动漫自制剧、游戏的合作代理、赴日旅游团以及一些周边产品销售。陈睿并不认同这些举动意味着B站要急着赚钱了。

  “这些都是跟着用户的需求走,为什么要做线下的用户集会?因为我们发现用户很喜欢这种面对面的交流,他们也非常乐意当面见见他们喜欢的up主。为什么要做一些B站相关的周边产品?因为用户喜欢,花钱不就是买个高兴吗?为什么要做去日本的旅游项目?因为热爱动漫的人都有一个去日本旅游的梦,他不需要去传统的景点或者商场购物,就想去看看那些动漫里出现的东西。我们现在的人力不足,产品一推就抢购一空,还经常对外抱歉‘产能不足’。”

  陈睿唯一担心的是,B站还能不能让越来越多的人爱它,还能不能让用户感受到只有2万人时的那种氛围和共鸣,他觉得这是目前唯一重要的事。

  “落地”的动作快慢、用力轻重,对于不同用户来说,感受可能是迥异的。而B站未来最大的考验,或许就在于能否调和好这群人的不同立场和预期,并跟随他们去变化和成长,让这群人始终能够气味相投。至于“二次元”是否终将成为主流,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事”。

标签:
互联网
发表评论
正太

正太

正太(ショタ)一词起源于日本,标准的正太是指12周岁以下(含12周岁)的男孩,目前全球普遍把6~14周岁的没有胡子、可爱、帅气、吸引人的男孩称为正太。正太可以是动画、漫画、游戏、小说中的,也可以是现实的。一般把外形是男孩,且符合“可爱”的特征的都归为正太之列。据说最初是引自日本某杂志制作的“Lolicon(萝莉控)”女性版企画,至于为何用“正太”来形容,日本ACGN界普遍认为最有力的说法,是源于漫画大师横山光辉的名作《铁人28号》的主角“金田正太郎”,其形象是一个穿着西装加短裤的小男生,至此正太一词变成了全球都知的形象。ACGN正太代表有《全职猎人》奇犽·揍敌客、《潘多拉之心》奥兹、《黑执事》夏尔、《信蜂》拉格西恩、《VOCALOID》镜音连、《数码宝贝》高石武和松田启人《隐之王》六条壬晴等等。

站长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