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 梦想有个屁用

思密达 历史 2015-06-04 4895 1

梦想和现实

  经常听到有人在争论有关梦想和现实的话题。似乎,这注定是不共戴天的一对儿冤家。但哪有这么回事呢?那些搞不清梦想和现实关系的人,最终只会把这二者弄得两败俱伤,自己再成为炮灰。其实,一切远没有那么复杂。某种程度上说,这世上根本没有梦想,只有现实。梦想无非是你想从一种现实抵达另一种自认为更美好的现实的过渡状态。

#梦想# 梦想有个屁用 历史 热图1

  最近,有两部很火的电影《麦克法兰》和《拼凑梦想》,说的其实就是梦想的光芒和现实的残酷。前者有关一个落魄教练沦落到一个全美最贫穷的拉美裔聚集区麦克法兰当了老师,发掘出一群底层孩子身上的长跑天分,最终让他们成为冠军的故事;后者也差不多,一个工程师因为丧子之痛,无法走出阴霾,工作生活一团糟,最终只能去往一所烂学校做老师谋生,却在一个热爱发明的学生的感召下,聚集了一个由小偷,混混儿等等几个年轻人组成的团队,发明了一款水下机器人,打败了斯坦福和MIT,夺得大奖。

#梦想# 梦想有个屁用 历史 热图2

  这类电影之所以励志,是因为他们呈现了一种“最差的可能性”。他们在向你暗示,“就算你的处境再糟糕,也比不过电影里的这帮人吧?”所以,一旦那些处于极端困境中的人都能成就自我,那么你面对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

  无论是那群有长跑天赋的墨西哥孩子,还是热爱科学却被人忽视的底层移民后裔,他们最初是没有什么梦想的,或者即使有,唯一的效用就是供世人嘲讽。但有一天,梦想生长了出来。

  《麦克法兰》中有一些微妙的细节,比如教练教吉姆-怀特(white),那群墨西哥孩子们,最初都叫他“老白”。这不只是他的姓名,也成为了他的文化身份。在这群底层孩子看来,这个“白人”不过是个过客和外来者,平时养尊处优只是暂时落魄的他不会真正懂得麦克法兰的残酷法则。但没想到的是,“老白”一点点融入了当地,进入一个个孩子的家庭,和他们的父母交流,亲自去地里试着干粗活。他开始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苦难。所以,孩子们才能接纳他。一段时间之后,这群年轻人开始叫他“教练”而不是“老白”。这种改口意味着年轻人对于自己身份认同的变化,他们认可自己成为了真正意义上有希望的运动员,而不是一群野小子。


这个时刻就是梦想产生的时刻

  这个时刻就是梦想产生的时刻。梦想只是第一步,重要的是,这群年轻人真的行动起来了。他们不知道这样奔跑下去的结果会是怎样的,但是知道,奔跑本身可以有效地抵抗绝望。就如同他们在作文课上写道的,“当我们奔跑的时候,我们就是神。”这是这些孩子第一次在生命中感受到自己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那部《拼凑梦想》也一样,一群被认为命运已定的底层孩子,注定成为劳工、陷入贫穷和酗酒的循环,在监狱里出出进进,但他们决定要做出一个水下机器人。这在那个环境中就是个炸裂般的笑话。但他们有了这个梦想,也开始为之行动。

  是的。光有梦想有个屁用。只有行动才是真正有效的。梦想是什么?梦想不过是强心针,是助燃剂。梦想应该是个动词。但更多的人一生只把它当做了一个修饰语,用来隐藏自己的懦弱与懒惰。大多数人所谓的梦想,都是白日梦。属于“夜晚千条路,早晨买豆腐”的那一款。有人想成为作家,却一个字都不写;有人想变得富有,却连创业都不敢,然后,这些人面对自己不曾试图改变过的现实抱怨无聊和庸常。把自己不愿看到的结果粗暴地解释为“现实太过残酷,梦想遥不可及。”进而莫名其妙地自我悲壮化。

  在这些毫无行动力的人心里,梦想可能最好是只需要想想,就可以马上达成的那种东西。全世界都愿意帮你做好一切,你只需要迎接掌声就够了。想想谁都会,行动才辛苦。推动的过程都是琐碎的,会遇到无数麻烦和阻力。就像电影中的那些孩子,他们得帮父母起早贪黑地干活,得应付学业,没有像样的运动鞋,没有钱为要设计的机器人买电线,他们每天所面对的东西都无比残酷,他们有无数理由可以放弃,甚至都没人有资格去责备他们。他们身上裹挟着由于长期陷入贫困而无法驱散的戾气,这些人也知道,自己面对的可能是一败涂地的结局。但他们更清楚,奔跑和做机器人的这个过程,一次次突破阻力的过程就是把握命运的过程,如果放弃,就是拱手把命运交给无常,那将是更加恐怖和绝望的事。所以,梦想至少可以让他们看到一丝光亮,而行动是抵达那块光斑的唯一途径。

  真的,这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梦想,只有现实。你只是想从一种现实换成另一种现实而已,所谓梦想,就是奔向更好的现实且尚未达成时的一种期盼罢了。如果你不满足于现状,那你倒是动一动啊。


梦想被父母或者“现实”毁了

  经常听到有人说,“我的梦想是做音乐”,或者,“我的梦想是成为画家”。“但父母不允许,所以不得不成为一个无聊的公务员。”他们的结论是,他们的梦想被父母或者“现实”毁了。实际上,这些人都是被自己毁掉的。他们只想触摸梦想最亮丽的金边,却不想穿过那大部分灰暗的历程。任何人都有权奔向自认为更好的生活,但任何人都无权让别人为自己的梦想买单。作为一个成年人,你没有道理要求你的家人以给你输送钱物为代价,无条件地支持你的梦想。

  《麦克法兰》和《拼凑梦想》中那些青春期的孩子都知道,能为他们梦想买单的只有自己。所以,他们才能在繁重的劳动之后、在周遭人的白眼之中拼命靠近光亮。而我们周围的这些人呢?拥有了那份“平庸”的工作之后,他们在干吗?喝酒、撸串和打牌,对吗?还有谁愿意付出时间与心血,靠近你的梦想?没人能扼杀你的梦想,是你自己不再想去滋养它。你总得从一种“现实”抵达“另一种现实”,这就叫实现梦想,你不能悬空地活着,所以,别以为成为一个公务员和会计是“失败”,那给了你抵达远处的资本。但大多数人缺乏变现的能力。

  作为一个描述过程和过渡状态的词汇,梦想终究是要落地的。所以,拥有梦想这个事谁都会,你要做得是赶紧行动,而行动的过程中,要做好迎接一切污浊、麻烦和困扰的准备,迎击这一切比高谈阔论要难得多。之后,你要明确地知道自己梦想实现的样子是什么,要有时间表和路线图。无论遇到什么,都不要停止行动。想当作家的,开始写下第一行字,并且一直写下去;想当马云的,注册你的公司,倒掉就重新再来。这个世界没有义务等待你做好一切准备再开始运行,它不会像卡通片里那样,有一个英雄让时间停止,等你完善自我,再融入社会,大家都被你甩在身后,还只会向你谄媚。

  没人能毁灭你,只有你自己能让你沦丧;也没人能成就你,只有你自己能让你靠近微茫的光亮。你看到的那些所谓实现了梦想的人,都是在对抗现实之后的疲惫中,更多地承担了无人知晓的苦楚,所以,他们才能享得让人艳羡的美意。

阿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