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暴力# 网络语言暴力如何治理?

正太 热词 2015-06-05 3524 0 杂谈

先是北外乔木揭露何炅吃空饷,后是兰州赵文与山东孙警官骂战,都让网民们领教了网民语言暴力的残酷性。北外乔木因此受到网络暴民的极大伤害,兰州赵文在受到极大的伤害的同时,也受到了内部处分。

#语言暴力# 网络语言暴力如何治理? 热词

  这两则网络暴力证明,网络暴力缺少基本的是非判断。站在何炅的立场,就断定何炅的正确性,凡是反对何炅的,都去死,却从不问何炅吃空饷的对与错。站在孙警官的立场,却从来不问公民的言论自由是不是应该得到保障,得罪孙警官,就得罪了站在孙警官立场的人。以立场定是非,以立场定敌友,以立场决定事件的性质,然后就人肉赵文及其家属,利用警察公共权力进行报复,着实让人感到阴森森的恐怖。

  这两则暴力事件,也让人处处感受到了公权力的影子。乔木揭露何炅吃空饷而受到精神伤害,是公共权力对网络暴力的不作为。孙警官利用公权对赵文进行报复,是权力乱作为。不作为与乱作为,表明的都是权力还没有被装进笼子,权力拿着笼子在装人。

  在这两则故事背后,还有庞大的粉丝群,这些粉丝群到底是什么人?是网络水军?还是网络评论员?还是俗称的五毛党?还是利用事件发泄社会的不满?还是通过这两个事件布局,实行更大的网络阴谋?

  当然,以动机去评断这些粉丝群还得需要证据,可是明明看到的证据又似乎不是证据,网民的名字是虚名的,人们只看到骂人的证据,人肉的证据,却见不着网络暴民的真实人在何处,从事何种职业。这些人,真是象像雾像雨又像风,来无影去无踪。

  搞实名制?上网的人都知道,网络暴民自从有互联网那天就存在,但是如何处理,确实是一个难题。从一般意义上说,搞实名制,显然不行,这样会影响互联网自由。实名制事实上已经存在,实名制影响自由是一回事,网络暴力则是另一回事。为什么搞实名制却没有管住网络暴力呢?在现实中,身份证是实名的,买火车票是实名的,买飞机票是实名的,可仍然存在着暴力,只不过,现实的暴力少,语言暴力少了。实名制消灭不了现实暴力,实名制更消灭不了网络暴力。

  搞网络自治?这个也不行,网络自治是网络道德自律为前提。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教育,缺少的就是道德的教育,强化的是意识形态教育。这种意识形态的教育,掺杂了太多的仇恨,太多的对他人的不信任,太多的对他人的怀疑。道德自律教育的缺失,通过网络自律来补救,无异于是倒因为果,且成效不大。再者,网络道德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这个系统工程如何启动,如何全面展开,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

  加强法治教育?这个似乎更有问题。中国大陆的法治教育,不在于治官,而在于治民,治民的目的是让人服从。这种服从式的教育使他们缺少基本的是非判断,有的只是驱利避害的判断,没有是非的法治教育,只会强化网络暴力。就是有法治教育,网络的法治教育也基本上处于三不管地带,或者真空地带。更重要的问题是,讲的法治教育,是让官逃离法治约束的教育。

  让那些名人道歉?名人都是很少道歉的,这涉及到名人的面子问题。何炅也可能会认为,他的粉丝对乔木发动的网络暴力战,与他本人没有关系,他没有教化他粉丝的责任,也没有教化他粉丝的义务,所以他对他的粉丝的网络暴力听之任之。作为公共权力执掌者的孙警官,也会同样以何炅式的理由对其粉丝听之任之。只是,孙警官与何炅不同的地方在于,何炅是公共名人,孙警官代表的则是公共权力,公共权力不可任性。

  那么到底如何应对网络暴力呢?在加强网络道德自律、网络自治、网络真法治建设的同时,关键还是约束公共权力,让公共权力既不可以法不责众的方式不作为,推卸管理网络的责任,从而放任网络暴力。也不可以通过选择性执法,对网络暴力实行定点打击而任性地乱作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执法者必须在阳光下公平执法,还网络一个晴朗的天空。

  (东网首发on.cc)

阿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