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科技# 锤子电商网站被攻击 是谁在黑罗永浩?

SHAXX 科技 2015-08-30 2412 1 电商手机品牌

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锤子科技)是一家制造移动互联网终端设备的公司,公司的使命是用完美主义的工匠精神,打造用户体验一流的数码消费类产品(智能手机为主),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公司的英文名“Smartisan”,是由“smart”和“artisan”组合成的词,意思是“智能手机时代的工匠”。2013年3月27日晚,锤子科技在北京发布了其筹划了九个月的锤子ROM。2014年3月底,锤子科技完成B轮1亿8000万元融资,旗下首款智能手机smartisan t1于5月20日发布。2015年6月16日迅游科技向锤子科技新增出资额3000万元,投资完成后将持有锤子科技1.13%股权。2015年8月25日,在上海正式发布了全新子品牌智能手机“坚果”,定位群体为年轻人。

#锤子科技# 锤子电商网站被攻击 是谁在黑罗永浩? 科技

  因为8月24日上海的一场强降雨,航班在晚上11点换成了高铁,想象中从容地从北京去上海参加锤子的新品发布会,变成了现实中马不停蹄地赶路。

  进了发布会现场,发现联通3G的信号只剩下假象,场地里气氛不错,三层看台和中心场地早已人头攒动。找WI-FI信号,居然看见了“小米4”、“MX5”等一群锤子友商的产品名字,当然顶着这些名字的热点不是来学雷锋送流量的,更像是来善意地刷存在感的,因为每个信号的标识后面,都有代表着需要密码的锁。

  跟周围的几位媒体美女确认,场地里并没有官方的WI-FI提供,大部分没有手机信号也没有WI-FI的人与世隔绝,只能听着音乐,拍照,等待,与周围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攀谈。隔着我右边一个座位、来自于一个著名商业杂志的美女还在点评说,我是真希望看到罗永浩成功啊,谁不希望能清清白白做生意呢,但以现实的经验,估计是不行啊……

  在场馆里的人似乎都不着急,至少我周围的媒体记者们没有特别太注意时间过了。看台上买票入场的年轻人在每一首歌的间隙开始欢呼起哄,但老罗却千呼万唤始终不出来。

  8点多,老罗终于登场,但人显然跟屏幕上keynote不听使唤的文字一样不在状态,他上来就是道歉,说网络直播部分出了问题。联想到时有时无的手机信号,我还在想:难道发布会现场的硬件也就这个水平?

  剩下的过程这两天已经被大家说烂,我就不赘述了,整场show的感觉是,老罗只有在最后20分钟进入了状态。

  手机圈几乎没有能瞒过夜的消息,一觉醒来,伴随着无数细数罗永浩前后言行不一的“打脸”文,也流出了发布会办得这么砸锅的某些原因。以前老罗每次发布会都会推销几本书,但这次,我相信这个发布会给很多像我这样不懂技术的人科普了一个互联网术语:DDoS攻击。

  我不知道这个待遇算不算罗永浩的殊荣,国内各个手机品牌的发布会我也算参加过一些了,但我好像真的从来没有在这些发布会之后,听说谁受到了DDoS攻击。

  至于许岑现场做PPT和老罗在微博上对这事的否认,这事儿没啥矛盾,去年T1上市之后采访老罗时他就曾感叹:在没做手机之前,他以为这个行业很开放,但真做了手机之后,才知道这个行业多么排外。但他以一个圈外人的身份进来了,并且还要在这个行业做下去,那么很多事就只能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而且,遇到别人使盘外招儿就像一个怂包一样对人哭哭啼啼,这确实不是逞强好胜要面子的罗永浩。

  下面说点对这次发布会严肃的观感:

  首先,就发布会来讲,即便老罗这次状态很差,但恐怕所有的人都得承认,锤子的发布会与友商们的发布会的区别:一个是专利,一个是模式。花钱来看锤子发布会的粉丝,从不会有组织地举着LED光牌,也不需要有人带头喝彩,锤子不会给媒体发车马费,也不会给粉丝发手机,自然也没有粉丝出门就把手机卖给黄牛党的事情。8月25号晚上,即便被幻灯片影响了情绪,被下面的工作人员提醒“注意节奏”,老罗还算是hold住了场面,这点恐怕不是所有人能做到的。

  其次,老罗敢于把自己的团队成员包装成明星的力度,确实也是与之前办英语培训学校时一脉相承。许岑如今已经有了无数粉丝,这次发布会上露脸的李剑叶和发声的朱萧木,以后的名声或许也将冲破他们自己所在的行业。这二位去年我都跟他们聊过,李剑叶在业务上与老罗的追求相当一致,朱萧木作为一个IT圈比较资深的产品经理,在产品服务的方向上却经常跟老罗吵架,但这次老罗依然会推他从幕后到台前,可见老罗爱才胜过面子。

  第三,说说坚果手机。从老罗做T1时,我就说过不会对它期望太高,T1作为产品肯定没有一个门外汉入行做手机的故事更有趣。我理解的老罗做手机的出发点,其实这可能也是MIUI还是一个兴趣论坛时的出发点,就是希望自己DIY一个自己觉得完美的手机。我对锤子手机不报过大期望的原因是,在Android的阵营里,谁都知道越过雷池修改底层协议是什么代价,在Android的框架里跳舞,去实现iOS的用户体验,对于Android程序员来说,人家做一步的事情,他们就要做三到六步。我曾直言不讳对SmartisanOS的负责人说,使用时这个OS会让我经常感到分裂,因为确实很多APP的体验很像我习惯的水果手机,但在推出的那个动作,还是提醒我这是个Android手机——这是谁也不可能改变的逻辑,除非google开了脑洞。

  我很同意一个著名互联网评论人的对于国内智能手机品牌的定性,虽然他被很多人划定为锤黑——“中国的智能手机品牌都是一群组装商,它们将芯片、镜头、屏幕等组件批发回来,放进缺乏创造力的模具里,即可贴牌售卖,基于操作系统的优化,仍然需要遵从Android的框架约束。这种生意……是逃不出制造业的路数,即流水线的数量和企业的业绩呈完全正比关系,于是,‘小聪明’成为这个条件之下的唯一创新手段。”

  这个“小聪明”就是对Android里那些让人感觉别扭的地方不断提供“便捷”的优化,具体到锤子手机和果粉老罗,这种优化有着更明确的指向性——像苹果那样更人性,让傻瓜也能操作。这也是为什么同样从DIY手机为出发点的小米和锤子有着相同的模式,但指向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分野。“为发烧而生”,“发烧”意味着对手机科技的深刻了解和追求,对于荷包厚度有限的年轻人来说结果就是“性价比”,但老罗不希望锤子的用户也要天天操心手机,他希望他们可以像果粉一样拿着手机用就可以了,高价支付给的不是跟其他品牌同规格的手机硬件,而是一个稳定的、不找麻烦的OS。这个目标锤子手机是否做到了,使用者心里有数,友商们心里也有数。

  这次发布会上推出的SmartFinder就是SmartisanOS指向的一个体现:那个界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iTunes的痕迹。国内智能手机与苹果对标抬高自己的大有人在,有人说要学苹果,有人贬苹果,但他们就像从在木栅栏里被圈养、长大了也不会跳出栅栏的野兽,既习惯了Android和iOS的那道技术墙,也天然认为自己的目标用户没有能力去消费苹果的产品,或者他们有能力购买苹果产品后就会把自己抛弃。

  有人说罗永浩不花时间谈坚果手机的硬件配置是因为没有亮点,第二天周鸿祎(微博)在发布会上也没怎么谈。这太正常了,科技记者都还记得联发科吧,在一个新的同价位手机的硬件同质化时代,我不知道组装厂还有什么可以吹的。

  2015年的手机发布会我参加了不少,我估计比我在手机口更专业的科技记者们也都心知肚明:密集的发布会上,多少“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亮点,多少为了区隔友商产品而开发的噱头功能,与之相对应的,是很多人的“热捧”。

  所以,就像不期待T1一样,我同样认为坚果手机在硬件上不一定会比同档次竞品更好,事实上,我把它理解为一种快速回拢资金和推广SmartisanOS的行为。朋友圈里铺天盖地的在数落老罗言行不一,我觉得抛开无良动机,老罗“妥协”了,用一个子品牌去进入一个层级市场,是合理的商业策略,如果他为了自己吹过的牛一意孤行把企业一直搁在困境,那才是真的有病。

  或许T1仅仅25万的销量与友商们动辄千万级的相比简直是渣,但坚果手机的“下探”,绝对是切友商蛋糕之举。想想老罗的职业出身和自带教主光环属性,坚果手机在年轻人市场切走一牙蛋糕恐怕不会太难,而如果锤子科技里那些Mac工程师们要是再给点力,恐怕苹果产品用户选择坚果做第二备用手机的可能性也不小。

  很多年轻的商业记者在采访业界大佬时,问到竞争问题时往往会以为你死我活,对方一般都是微笑着回答说,蛋糕足够大,我们私下关系很好,云云。是的,在一个均衡竞争市场,一个行业几家企业对产品、价格可以很“默契”,但对于后面试图进入这个市场切走他们蛋糕的家伙,要么收购,要么打压,把威胁灭绝在萌芽状态,这也是一种商业潜规则——不过这样的打压应该通过市场的游戏规则。

  罗永浩从创业开始就讲情怀,确实让很多人不以为然,因为“情怀”多半是那些有着一些历史的成功企业有资格讲的东西,罗永浩的张扬让不少人其实感到自己很LOW。但在中国当下的情境里,我支持罗永浩的情怀,即便他是一个商人,他的企业要以赚钱为目的,但他至少想让这个社会多一点点美好的东西。

  当然,也没人用枪逼着你说你作为一个企业家必须得讲情怀,为人民服务,顾客就是上帝,产业随时可以献给国家。不偷税漏税,还能创造就业机会,这已经是企业家的本分了,没人要求企业家必须像标哥那样做慈善不留名。但话说回来,如果为了保护自己的地盘就可以没有底线,在背后打完黑枪还组织群众看人家的笑话,那么在以后的江湖上,恐怕离被同类挖坑落井砸石头的日子,也不会太远了。

阿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