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特大卖淫案# 电台主持人焦某成卖淫女

小三 热点 2015-06-29 2840 0 民生热点

近日,温州特大卖银案被警方破获。落网鸡头朱某的“生意”遍及两岸三地的各大城市。警方告诉记者,这个卖银团伙名下竟多达400多个群以及1000余名卖银人员和组织者。朱某的游说能力十分强大,很多年轻女大学生都在他的蛊惑下加入了卖银团伙。

#温州特大卖淫案# 电台主持人焦某成卖淫女 热点

  他告诉一位17岁的深圳女大学生,女人没钱没有安全感,在深圳有钱才行。你让我来帮你,我帮你找的都是高素质的人,他们愿意为你一掷千金,说不定有合适的一辈子就有交代了。而且这行也不辛苦,住在好的酒店,边玩边赚钱多轻松。

  除此之外,她还要求这些“入行”的女大学生必须为自己添置几身名牌衣物,这样不仅自己感觉好,给客人的观感也差不了。警方表示,这个团伙要价很高,嫖资最少3000元,多则数万元。

  金钱为饵

  女孩游香港落入陷阱

  17岁的谭某是深圳一名高中女生,长相甜美。去年年底,谭某在香港游玩时,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主动上前搭讪。这名朱姓女子自称经商,每年可以赚几百万元。她对谭某说:“我看你条件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加入我们。”涉世未深的谭某虽然有些犹豫,还是将电话号码留给了对方。返回深圳没两天,对方频频给谭某发来信息,游说她“一起做生意”。

  在发给谭某的短信中,朱某挑明了“做生意”的方式,并劝说她:“没钱肯定没有安全感,有钱就好了,你出来我只让你接高素质的人,说不定能找个帮你的。你可以不用跑,就在深圳,而且现在跑也不辛苦,住好的酒店。边玩边赚钱,多轻松。”谭某拒绝了几次,但最终还是抵不住诱惑,答应了。

  今年2月中旬,正逢寒假,朱某让谭某来温州“走走”:“她说要想得到好价钱,必须要有好的装备。”于是,根据朱某的要求,出发前,谭某购置了几身名牌衣物,飞抵温州后还住进一家五星级酒店:“对方出价1.2万元让我过去,而且打车费和住宿费全部由对方支付。”

  2月26日,谭某在温州做完“生意”后,又接到一单,一个温岭老板要她连夜过去。最后谭某拿到2000元,其余归朱某所有。

  次日谭某返回温州再次“接单”时,被温州警方抓获,“鸡头”朱某也随后落网。

  微信“营销”

  “微店生意”遍及数十地

  警方调查显示,朱某来自山东,曾是杭州一家KTV的公关小姐。两三年前,朱某利用自己手头的“资源”,开始物色年轻漂亮的女子“做生意”。2014年起,朱某开始通过微信朋友圈“开店”介绍嫖客。为隐秘起见,双方谈“生意”时使用“开拍”、“拍摄”等暗语。

  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温州警方就发现有团伙利用微信在市区多家高端星级宾馆组织、介绍卖银活动。随着朱某和谭某的落网,案件侦查得到实质性进展。通过朱某的手机,民警发现了400多个卖银微信群,每个群都是上限500人的大群,里面活跃着全国各地的“鸡头”。朱某等人表示,这个是方便大家共享嫖客和卖银女资源。据统计,这些微信群里涉嫌组织卖银的有1000多人,分布在全国多个城市。办案人员说:“群里的都是组织者,她们大多做过KTV公关。为了逃避打击,根据积累的客源,开起卖银‘网店’。”据悉,朱某等人的“交易”遍及香港、澳门、北京、天津、上海、厦门、重庆、太原、哈尔滨、青岛、福州、南昌、武汉、杭州、宁波、温州等数十个全国一二线城市,涉案人数上万。

  远程“管理”

  “经纪人”电话遥控女孩

  该案被公安部列为督办案件,侦查中,警方发现,该团伙均是利用微信平台,大肆发布招嫖信息,以明星、模特、外国美女、混血儿、大学生、空姐等卖点招揽嫖客,方式分“快餐”和“包夜”,另有陪吃饭、陪玩等项目,嫖资最少3000元,多则数万元。

  某地“鸡头”赵某交代,除了从KTV寻找“优质小姐”外,她们还会到全国各地“选秀”:“有些经纪人会带着手下的女孩到各地跑,更多的经纪人则坐镇指挥。”刘某说,远程遥控的“鸡头”会每隔一小时就打电话监督,一旦发现“小姐”私吞钱,或私自接客,就会在群里发布“黑名单”,“小姐”就不能继续“做生意”。

  警方发现,朱某手中有五六个卖银女,年龄大多20岁上下,除了类似于谭某这样的在校女学生外,还有KTV小姐。朱某交代,她的生意范围主要在南方,如上海、浙江、福建、香港、澳门等地,嫖客很多都是身家过亿的企业老板,还有公司高管、事业单位的高级白领等。为了留住手下的女孩、让“生意”能够持久,朱某有时也会自己掏钱出来。温州警方的办案人员张慧剑介绍:“如果在一个地方客源不多,组织者将每天补贴260元的住宿费给这些卖银女。”

  “星级”包装

  全身名牌住星级酒店

  “我们要求的是星级包装,她们必须把自己打扮得像明星。”朱某表示,她手下的女孩除了需要用名牌服装打扮自己外,出入都是四星、五星酒店,每单交易最便宜不会低于3000元,一万元以上也是常事,包夜的更贵。但不管交易金额高低,卖银女每次只能拿到一至两千元的酬劳,其余全归朱某,不过,这些女孩子中的许多人一天都接五六单,这种“生意”对她们来说是“划算”的。拿到“大头”的朱某更是赚了个盆满钵满,落网时,她在香港经营着一家茶餐厅,其名下还有几十万元存款。

  五次整容变“混血儿”

  为了招揽“生意”,这些应召女自己也很注重“形象包装”。前不久,根据已落网的“鸡头”的线索,警方在温州一酒店抓到应召女刘某,其自称中外混血儿,但警方发现她其实是内地某高校的大学生。为了“生意红火”,她曾五次赴韩国整容,将自己整成混血美女的模样。刘某落网后供称,自己准备考空姐,接单时她也经常自称空姐。几天后,专案组又在温州市区一家高档酒店抓到外号“嘉嘉”的卖银女焦某,此女竟是某地电台主持人,而且平时她就打着“电台女主持”的名头接单。

阿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