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女儿卧室装摄像头

白富美 未命名 2018-03-10 0

湖北男子为“防盗”在24岁女儿卧室偷装摄像头,女儿已报警

湖北黄石一名47岁的男子为“防盗”竟在24岁的女儿卧室装了一个摄像头。3月6日晚,女儿发现后立刻报了警。

3月7日下午,记者联系到了该男子的妻子李某。据李某介绍,丈夫张某今年47岁,因家庭矛盾,夫妻俩分居有4年多时间,但并未离婚,平时李某与女儿小张住在一个房间内。3月6日傍晚,李某独自一人在家,一女邻居到家玩,突然听到女儿卧室传来一句“不要脸”,当时她便赶到女儿房间查看,但并未发现有人。

随后,李某便接到女儿小张的电话,女儿在电话中称,刚才爸爸打电话,告诉她说妈妈带了一个男人回家。李某感觉很委屈,便拍了一段视频告诉女儿,是邻居家一妇女来家里玩,家里并没有男人。

事后,李某觉得很奇怪,丈夫怎么知道家人有人?晚上女儿回家后,她把自己的疑问告诉女儿小张。女儿怀疑家里装了监控,便在房内里查找,果然找到一个摄像头。

自己的卧室竟有一个摄像头,小张感觉毫无隐私可言,便质问父亲张某。很快父亲张某承认此事是他所为,但目的是为了防盗。

为此父女两发生了争吵,女儿一怒之下报警求助。据黄石澄月派出所办案民警介绍,当日晚上8时许,该派出所接到报警后立即进行了调解,张某称,在家里的客厅和楼梯间分别装上了监控,主要目的不是监视女儿,而是为了防盗。

而女儿小张则认为,家是最安全、最温暖、最放松的地方,而监控装起后,自己今后的所有行动都受父亲的监视,没有一点隐私可言。

李某说,女儿小张今年24岁了,还没谈朋友。丈夫这么做,可能是防止她出轨。李某认为,女儿已是成年人,丈夫张某这种行为严重侵犯了女儿的隐私。(原标题:爸爸在24岁女儿卧室里偷装摄像头,女儿发现后报警)

相关报道:留日女生宿舍浴室暗藏摄像头:细节画面曝光

(原标题:留日女生宿舍浴室现摄像头:后悔未看内存卡)6名在日中国女研修生于公司浴室发现暗藏摄像头事件有了进一步的进展。目前,当地警方已经受理了6名女生所在的日方公司提交的被害证明,6名女生正在等待日方对摄像头内存卡内容的鉴定,以决定该案的下一步处理。

男子女儿卧室装摄像头 未命名

取下塑料壳后可以明显看到摄像头。受访中国女研修生供图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报警“女研修生浴室摄像头”门难”之后,尽管6名中国女研修生得到了来自领事馆、当地警方和所在公司等多方面的协助,但由于日本法律对此类案件的相关规定,她们目前能够做的只是抱着一堆疑问继续等待。

未发现录像就不是受害者?

2月13日下午,孙洁和赵倩(化名)在公司社长、清水代工厂长、驻名古屋领事馆两位领事、组合理事长以及中方派遣公司经理的陪同下一同前往了当地警察署,公司方面以“建筑物入侵”为由向警方递交了被害证明。至此,对该事件的处理正式由警方受理。

然而,摆在6名女生面前的困惑依旧不少。她们不仅被告知需要等待案件的调查,而且由于日本法律的相关规定和程序,在浴室安装摄像头的嫌疑人是否能够水落石出仍不得而知。

“警察的态度是,目前需要等待调查结果,由于摄像头方面只有一个部门在调查,而且歧阜县有很多案件,需要排顺序等待。“孙洁在13日晚对澎湃新闻称,她们现在能做的只有先等待日本警方查明摄像头内存卡中的内容之后,才能采取下一个步骤。

日本警方通过翻译告诉孙洁等女研修生称,按照日本的程序,之后的调查需要等到摄像头的录像结果出来之后再开展。如果有录像,需要确定录像录到了谁,谁才是受害者,这时警察才会询问调查相关的人;如若内存卡中不存在涉及她们的录像的话,那受害人就是公司,由于公司以“建筑物入侵”提交了被害证明,那种情况下该案件就和6名女生没关系了。如果没有任何录像,那么公司提交的被害证明也是没有意义的,警察可以不受理此案。

也就是说,如果不包含有女生们的录像,那么是否继续调查该案件的主动权将不在她们手中。

没有录像就能证明6位女孩不是受害者?如果摄像机是实时摄像,是否存在作案人放置了摄像机却因没有查找到相关录像而免受惩罚的可能性?

孙洁表示,带着以上疑问和警察进行了沟通,但是日本警方坚持认为按照日本法律和程序,这个需要先等录像调查结果再进行处理。

所幸的是,当被问及如果没在内存卡中发现有关6名女生的录像时,日本公司方面是否会继续查找作案人,公司方面负责人表示,他们一定会继续调查,直到查明谁是作案人。中国驻名古屋领事馆方面的领事人员也代表中国政府向日本方面的警察表示,希望他们尽快查明真相。

孙洁还表示,之前日本公司的社长都没有出面,在该事件被报道、中国驻日本领事馆介入后,日本公司方面的社长也出面了,并对她们表示公司将给予帮助,也将尽快查明真相。

内部人员作案嫌疑大?

在日本生活多年的知名华人李小牧从一开始就帮助6名女生寻找真相,在得知警察方面的表态之后,他质疑称:“既然是’建造物侵入’的名义提交了被害证明,那就证明肯定有人放置了摄像头,这个时候警察是否应该考虑提取指纹?”

值得注意的是,赵倩早前告诉澎湃新闻,之前在公司的公共浴室洗澡的时候,起初不被注意的类似充电器的摄像头的位置是会发生变化的,有时候在插座上面,有时候在插座下面,有时候不存在于浴室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内部人作案的可能性最大。”李小牧由此推断道。

在该事件被报道之后,日本公司方面也采取了若干措施。李梦(化名)对澎湃新闻表示,在孙洁等人13日下午前往警察署报案之前,当天早上,公司方面召集了她们6位女生和共用同一浴室的3位男生,分别给了他们进入宿舍大楼的钥匙,并叮嘱他们出入及时锁门。公司方面还承诺,将在大门口安装摄像头。

当被问及3名共用浴室的男生在得知6名女生已经报警之后,是否有什么不同。李梦表示:“和平常没有什么不同,本来交流就不太多。”

“现在想到有可能是公司内部的人放的摄像头,就毛骨悚然,但是现在没有证据,我们只能等。”在李梦看来,日本案件调查的进展实在太慢,“如果我们当时拿到了内存卡,打开看看就能知道里面是啥了。”

除夕之夜本是家人团聚的时刻,但远在日本的这6名中国女孩如今却被这突如其来的遭遇搅坏了心情。尽管对于在日本的她们来说除夕夜的到来不过是她们平常加班之后还需要守岁的一夜。

“除夕前发生的这件事情,当时看着朋友圈家里人晒吃的喝的,心里可难受了,有苦说不出。本来打算今年除夕下班后大家一起做做好吃的,聚一聚,喝喝酒,现在这事一出,什么心情都没有了。”李梦懊恼地说道。

而当被问及家人是否知道此事时,孙洁迅速地补了一句:“目前家里还不知道这个事情,一点都没和家人说,怕家人上火!”

明天起来,女孩儿们还将继续上班。

阿里云